首页 >生活

硅谷速写特朗普胜选后的天科技圈开始思

2019-03-13 02:00:09 | 来源: 生活

是不是虎嗅已经有太过明显的川普味了?这是界面驻旧金山湾区、一位希拉里的支持者在大选后的观察与思考。硅谷与川普的对立酝酿了一天,“冷静得可怕”,而现在,也就是大选后的个晚上,虎嗅驻硅谷韩昭发来消息,圣克拉拉已经爆发反川普游行,目前他正在赶赴现场。 ”

原标题:特朗普给美国科技业带来了很大的不确定,作者李潮文。

大选之后的一天,市场平稳的出乎意料,对于我这样一个厌恶特朗普的人来说像是又一次嘲讽。

道琼斯和纳斯达克各种指数平稳上扬,美元也重新上涨,而原本因为资本避险而催热的黄金价格也重新恢复正常——市场没有表现出任何慌乱,华尔街正在重新评估这位新总统将要带来的利弊。

是的,我倒是希望市场出现世界末日的样子让他多少受点羞辱。

我自然不会是特普朗的支持者。作为一名女性,对于这样一名表现出有明显厌女倾向(misogyny)的政客很难有正面的情绪——他反对堕胎,表示堕胎的女性“应该被惩罚”;那段被曝出的和友人的私下谈话也并无意外的粗鄙不堪,他也完完全全站在自由主义的反面……

终大选之前,身处硅谷的我,听人谈到特普朗都是嘲笑的态度。

“真想知道是谁会选他。”加州是选举地图上的深蓝区,自由派,民主党的忠实拥趸;“情势对希拉里看起来不妙了。”但到了大选当天美西时间下午五点,不止一个人这样对我说。

即便特普朗赢得总统已成定局,主流媒体看上去对这个结果也是拒绝的态度。在赢得关键摇摆州佛罗里达等州时,CNN迟迟不更新数据,而Google也是如此,他们的员工在Quora上表示,他们的数据来自美联社,美联社不更新数据所以他们也只好等着。

“一路都在赢,到一步输了。”当终结果出来之后,我身边好几个希拉里支持者都认为她只是在关头搞砸了,而不是注定会输。“那些媒体和民调都认为的‘深蓝州’宾州等地方她根本没有去,但特普朗去了,赢得了那些选民信任。”

硅谷之外的美国

“他(特朗普)擅长倾听,让别人觉得被理解,但这是典型的市场营销手段,这并不表明他能够处理好国家的政策。”希拉里的支持者Jason不断重复他的观点,特普朗不懂经济政策。

“那些选特普朗的人首先害的是他们自己,反对市场全球化,那么好啊,所有日常生活用品价格都会变高,他们本身是‘担心鞋子价格’的群体,现在够他们担心了。”他顿了顿说,“我其实不会受到伤害,我的收入不会让我担心那些事情。”——这是一种典型左翼不会公开承认的立场。

并不是所有特普朗支持者都是为“鞋子价格”担心的低收入群体。其实在选举结果出来之后,我发现身边有很多特朗普的支持者都冒了出来。

我的一名朋友在朋友圈表示,他直到结果出来之后才敢表明自己是特朗普支持者。站队的原因非常简单,因为希拉里会让他多交税,他甚至计划好如果希拉里当选,他在取得绿卡之后就回中国。

他丝毫不符合媒体和民意调查所勾勒的特朗普支持者形象——低教育程度、低收入,他有博士学历,在西雅图一线科技公司任职。

但既然“特朗普赢了”成为一个既定事实,的确是正视背后的社会需求的时候了。特普朗说他要把工作带回美国,这的确能够赢得那部分处于中底层白人的选票——这个典型的白人群体位于一个被称为铁锈地带的地区。

这一地区延绵于美国中西部和东北部,是传统制造业密集区。1970年代后美国经济转型,这一地区工厂大量倒闭,失业率迅速上升,遗弃的工厂设备锈迹斑斑,因此人们形象地称该地区为“锈带”。这里原本是希拉里所在的民主党优势地区,而如今,这一地区失业的白人转向了共和党,投给了特普朗。

那些人祖辈在工业区还能够获得一份体面的收入,而如今他们却陷入了失业、家庭破裂甚至毒品问题,而特朗普的口号“让美国重现辉煌”,让他们长时间来头次感觉自己的需求被关注到。

对于这个硅谷之外广大地区的美国人做出的决定,硅谷人并不同意。“如果特普朗赢,我要宣布资助加州独立运动。”Hyperloop创始人Shervin Pisheva如此表示。

人工智能前景未卜

无论是谁当选总统,未来必须要面临的是人工智能带来的经济和政治层面的双重挑战。

关于经济层面的挑战已经讨论很多,比如随着机器认知能力不断发展,将会很大程度上取代人的工作。此外,无人车在技术上不断取得进步时,在法律上迟迟没有获开绿灯。

Uber等公司正在发展的无人驾驶未来就会面临上述双重矛盾,特朗普这样一个要把传统制造业工作带回锈带的总统,该如何处理人工智能和无人驾驶带来的失业?在法律上“使绊子”大约是一条显而易见的道路。

重要的是,硅谷这些工程师和风投家们并非没有政治野心,他们喊独立并不是开玩笑而已,他们的确在试图尝试自己解决这一问题,而并不把希望寄托于或许要回到靠信封传递政府机密信息的特朗普总统。

YC现在Sam Altman和特斯拉创始人Elon Musk就在试图补救人工智能将要带来的失业问题——他们计划于2017年启动一个基本收入项目(Basic Income project),给奥克兰的多达一千人每年大约1.2万-2.4万美元,给每个人足够的钱去生活,而不用工作。

Altman等人构想的乌托邦是这样的:机器人取代了所有的工作;用上核能,使得电力免费,同时交通费用会大大减少;在上就可以受教育而省下现在教育上大笔开支。

现在一个四口之家需要7万美元才能生活得快乐,

硅谷速写特朗普胜选后的天科技圈开始思

未来一个家庭除去住房的支出外,一个家庭只需花费3500美元-4000美元。

他们两人还联合创办了非营利性的OpenAI,其目标是防止人工智能一不小心会消灭人类。

普通选民难以理解人工智能,这或许不是大问题,等着受益就好,而对于一个对互联都难以理解的总统,会如何面对人工智能这些时代命题?但这并不遥远,这是三到五年内需要处理的命题。

这个时候你不得不对奥巴马致敬,他对大多数前沿科技领域有较为深刻的理解。在近《连线》杂志对他采访中,他谈及通用人工智能和专用人工智能,前者是科幻电影中具备自主能力的计算机,后者是应用在医疗等细分领域的人工智能,他提醒民众实际上人工智能正在进入人们生活而没有被注意到。

“我的看法是,在人工智能的早期发展阶段,监管框架应当支持百花齐放。政府应当施加相对较少的监管,更多地投资于科研,确保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之间的转化。随着技术的兴起和成熟,随后我们要考虑如何将其纳入现有监管框架中。”奥巴马说。

而对于眼下的科技问题,奥巴马也一直积极参与推进:他主导研究人类大脑的“脑”项目,他推动白宫在立法上给无人车开绿灯……

而特朗普,你似乎难以指望他能够理解这一将带来政治经济新挑战的事物,毕竟他认为国家机密应该由信封来传递。

在Sam等人试图创造另一个乌托邦时,硅谷也有一只力量在进行更加激进的资本化进程,试图进一步跳开美国原有的社会保障制度——比如Airbnb、Uber这样的共享经济雇主,他们极端反对为平台上的雇佣者购买养老保险、失业保险等。

民主党是反对这一经济形态的,希拉里以及民主党另一名候选人桑德士曾点名批评Uber等公司,并表示如果上台将督促这些公司更多地保障平台上参与者的权利。但特朗普代表的共和党所奉行的不管制,自由竞争则更贴近这些公司的诉求。

但无论如何,我仍然不相信特朗普在未来能够像奥巴马那样理解硅谷理解技术,在面临一些未来性的挑战时,他能够真正应付得了。

在许多好莱坞科幻电影里和连续剧中,美国总统大多数时候都是一名冷静睿智的黑人,能够理解高级智能生命并且做出正确的应对决定,那么以后呢,科幻电影中的总统形象大概要改变了吧。

查看原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