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美食

政府税费仍占煤炭成本过半山西煤企寻变革良

2018-09-26 11:11:24 | 来源: 美食

政府税费仍占煤炭成本过半山西煤企寻变革良方

此轮煤炭危机中,煤炭产业链的上下游都面临重新洗牌,与煤炭相关的所有企业都面临着在产业调整中寻找新的机遇。作为中国重要的煤炭生产大省,GDP跌落至中国倒数第三的山西已经风光不在,涉煤企业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寻求在新的产业变革中的出路。

生产企业:悖论中现生机

本轮煤炭危机中,利润空间被挤压的煤炭生产企业只能通过降低管理成本的方法解决当前的难题,增加产量似乎又成了惟一出路。在销售情况本来就不好的情况下,再增加产量似乎形成了生产企业的悖论,但在这种悖论下,体现的是一种坚持,谁能坚持下来,谁就是未来市场的占有者。

58岁的杨金宝眉头紧锁,两手摊放在桌子上,座椅上不时飘过来的一圈圈烟雾,遮不住他的疲惫与焦虑。

作为整合主体的煤炭企业是2008年开始的煤炭资源整合的受害者。提及6年前的煤炭资源整合,杨金宝情绪不免有些激动。

杨金宝是山西省长治市沁新能源集团副总经理,负责公司煤炭销售业务。他现在的希望就是希望通过自救,让公司喘口气。

我认为对于现在而言,当时煤炭资源整合确实是加剧了山西煤炭行业的萧条程度。长治市襄矿集团副总经理张水利和杨金宝的看法如出一辙。

张水利与杨金宝一致认为:煤炭资源整合大幅度的提高了煤炭生产成本,再加上炒作的因素,终造成煤炭售价一路飙涨。在本轮煤市低迷中,煤炭价格出现大幅下降,生产成本却无法实现相应的下降,这给煤炭产业链上各个环节都造成了很大的负面影响。

众所周知,1998年中国煤炭行业经历过一次大萧条

政府税费仍占煤炭成本过半山西煤企寻变革良

,那次在山西同样产生过一次地震。当时,山西省国有重点大型煤矿的亏损额占到全省地方国有工业企业亏损额的一半。也就是在那之后,山西煤炭企业进行了改革,众多民资进入山西煤炭行业。

乘国家经济飞速发展的东风,山西省煤炭行业迅速摆脱了1998年所面临的困境,并再一次实现飞跃。 行情的时候,公司的煤炭销售利润率有200%;这是杨金宝昔日的高光时刻。

不过,现在则是另一番景象了,政府合理、不合理的税费就能占煤炭售价的一半以上,在这种情况下,能有一些盈利的煤炭企业就算不错了。杨金宝如是说。

山西省为了增强本省的煤炭竞争力已经开始救市措施,山西省政府的直接措施就是削减煤炭企业的税费。据金银岛了解,从本月起,山西省开始清费立税,清理涉煤收费,取缔乱收费、乱摊派,推行资源税改革,根据测算,今年吨煤减负6.5元,明年吨煤可再减负7.8元。改革全部到位后,每年至少可减轻企业负担135亿元。

但对此杨金宝们似乎不是特别买账:羊毛出在羊身上,这些政策落实起来有难度,毕竟现在地方的GDP还得需要企业的税费来拉动,从另外层面看,吨煤减了十几元,对企业整体负担影响不大,也不能改变当前企业经营困难的局面。

作为煤炭生产企业来说,现在的情况比1998年还要好一些。但是现在年轻人的承受能力没有我们那时强。在煤炭行业浸淫了30余年的杨金宝脸上挤出些许的笑容。

在杨金宝看来,现在除了大型国有煤炭企业以外,其他煤炭企业的惟一出路就是通过抓管理、多生产来压低成本。不过在销售不畅的情况下增产,会使企业产品库存量陡增,这就是生产企业矛盾的悖论。谁先通过增产把成本压下来,谁家就生存下来了。杨金宝表示,为了生存,实际是为了在这个时期占住市场,即便是恶性竞争也别无他法,悖论中寻找出路也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

面对煤炭行情持续不振,大型煤企也展开了向产业链下游发展的行动。其中,有相当一部分在着手开展煤炭转化技术的研究,如煤制油、煤制气、煤制烯烃等。不过,制约煤炭转化大规模应用的不是转化技术,而是下游能够让用户消费的配套设施。

鉴于拥有成熟的技术,以及完善的配套设施,今后煤炭转化的主方向仍将是煤电。与仅有煤矿的企业相比,拥有煤电一体化的企业更能抵御煤价下跌所带来的冲击。 尹瑞东所属的企业在煤电一体化方面就走在了同业的前列。

对于煤炭企业来讲,煤和电是相互对冲的。目前,煤是市场定价,而电则是政府计划定价,当煤价上涨的时候,发电基本是微亏的,此时可以用煤炭销售所获得的利润抵消发电带来的亏损。当煤价下跌的时候,煤炭销售可能面临微亏,此时发电所获得的盈利又可以抵消煤炭销售带来的亏损。 尹瑞东说。

总体来看,能做到不亏钱。此时,尹瑞东似乎对自己的近况有了些许的满足。

加工企业:收编贸易商

作为煤炭加工企业的洗煤厂也同样经受市场低迷的洗礼。之前看不上小贸易商的它们竟然主动将其招入麾下,稳定住市场是他们惟一的选择。

山西省介休市共有160多家洗煤厂,目前主动停产的已经过半。苗志强的公司就是本轮煤炭行业低迷中还能继续前行的小船。其优势在于,价格调整方面比决策机制冗长的大企业要灵活。我们船小掉头快。苗志强饶有兴致的说,过去市场好的时候,每吨精煤自己能挣元,现在每吨也就挣10多块钱。有些时候,为了能与客户保持业务往来,只要不亏钱自己就会去做。

据苗志强介绍,山西煤炭行业在经历煤炭资源整合后,产量比以前有明显的提高。没整合前,一般的小煤矿每天就能生产1000--2000吨煤。整合完毕后,由于采掘设备更先进了,这些煤矿至少要生产吨煤,高的甚至能到吨。

煤炭产量放大后,出现了供过于求的现象,不过,这对洗煤厂来讲并不是件坏事,因为拿不到货的烦恼从此消除了。以前去买煤,交完钱后,煤矿通常不能按时供货。现在,煤不仅好买了,而且选择面比过去更广了。苗志强说。

对于洗煤厂来说,煤炭市场好的时候,生意并不一定好做。现在煤炭市场差了,生意也不一定就难做。苗志强低头喝了两口茶后继续说,关键看你怎么经营,用心不用心结果肯定不一样,我们本来就是在夹缝中求生存的。

由于煤价跌跌不休,洗煤厂只有在拿到客户订单后才敢去备货,然后根据订单要求进行洗选、配比,向客户交货。在煤价告别单边上行趋势后,能否有稳定的下游客户就成了洗煤厂盈亏的关键。为此,苗志强开辟了一个独特的运营模式与小贸易商合作。

老张自称小飞侠,是位皮肤黝黑、身体健硕的煤炭贸易商,在煤炭行业黄金时期实现了自身事业的腾飞。现如今,行业景气大不如前,这位小飞侠到了山西介休就被苗志强给收编了。

首先是找到需要煤的企业,然后自己出去找煤,找到后再卖给这家企业。老张这样概括自己昔日的业务流程。

据苗志强介绍,老张刚到介休时还抱着固有思维,希望通过左手倒右手的传统模式挣差价。这样的话,老张今天和我做生意,明天找到更便宜的货源也许就跑了。

以目前的市场行情来看,老张这样左手倒右手不仅冒着很大的风险,而且还很难把量做起来。如果老张的生意做不起来,自己也将失去部分客户资源。不如双方合作,让老张拿出他的客户资源与洗煤厂共享,双方共同服务这些客户。

利益和风险是成正比的。自称管不住嘴的老张插话进来,合作后,我就是洗煤厂的一名特殊员工了,挣的是固定工资,不再担着过去煤炭价格变动风险和运输等风险。这些风险都转移到了苗志强身上,那我要把倒卖煤炭可能获得的利益让给他。

以前,我是不会和老张这样合作的,可是现在变了啊。苗志强情绪略显激动,我必须把老张抓住,我抓住了他,别人就没有机会了,这样我就能有更多的生意做。

苗志强晃了晃颜色已经褪去的茶水,轻轻的抿了一口后,又把杯子放下。还有很重要的一点今天没谈,就是资金链的问题。苗志强语气有些低沉,自从煤炭行业形成所谓的一边倒的情形,银行对煤炭企业的资金便开始严加管控,导致企业经营更加困难。银行认为涉煤企业都不行了,事实上并非如此。

银行不向煤炭企业放贷,是为了规避所谓的风险,减少自己的。老张一不留神又没有管住自己的嘴。

贸易商:反周期布局已开始

在危机中布局市场,为行业转暖提早做打算,一些煤炭贸易商已经在市场分化的情况下,重新开始反周期布局。

像老张那样被收编的贸易商终究是少数,大部分仍然选择自己单干,山西长治的葛振就是其中的一位。

到达葛振的公司已是晚上8点多,偌大的园区一片黑黢黢,只有几间办公室的灯还亮着。的一间办公室下面,停着一辆簇新的宝马轿车。

煤炭贸易商的现状,葛振心里是门儿清的。数量上比以前少很多,不少企业都维持不住了。不过,我自己的公司多少还是有点利润的。

我的思路跟别人不一样。以前市场好的时候,大家为了争夺货源,互相抢煤是常有的事。市场太疯狂的时候,我就不怎么做了。葛振右手微微的握着拳,语气坚定地说,现在煤炭销量变差,大家都不敢做了,那我就要投资。

生意不好的时候,我要把局布好。葛振认为,煤炭行业坏的时刻已经过去了,现在是布局的时机。

葛振对金银岛表示,今后煤炭贸易商要想盈利,必须要有自己的煤场。在自己的煤场内进行选煤、洗煤、破碎,这样可以压低成本,也算是产业链的部分整合。现在煤炭贸易商不能停留在左手买进右手卖出的低级阶段了,思路要与时俱进。

由于贷不到款,葛振这次就自筹800多万元资金来建煤场,并计划在今年7、8月份储存10万吨煤。如果9月份卖出去一部分的话,那卖出去多少就补进来多少。 葛振说,贸易商要学会坚持,等行情好的时候再出来就晚了,能赶上好行情的那几个月,是因为有前面不好时候的坚持。现在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投资下去,要么被淘汰。

我从事煤炭贸易工作已经有26年,对煤炭产生了割舍不掉的爱,是不会放弃这次千载难逢的机会。外表坚毅的葛振,此时也显露出柔情的一面,看着煤炭运出去,就像看着我女儿出嫁一样。

以前煤炭行业形成了参天大树,被笼罩在的浓荫之中的小树一直都无法成长起来。经过这轮行业洗牌,过去的参天大树倒下了,现在,大树底下的无数棵小树要趁机成长起来。葛振炯炯有神的目光中,对未来充满了憧憬,我就是一棵小树,等着有一天变成参天大树。葛振对金银岛说。

不少接受金银岛采访的煤炭界人士表示,每个产业都会经历震荡周期,煤炭产业也不会例外。当煤炭行业由盛转衰的时候,市场优胜劣汰的功能令一些涉煤企业关停,但大部分企业是因为无法获得盈利而主动关停的,并非整个行业的崩盘。

市场分化有危也有机,其中一些企业就会在市场低迷期抓取机会,提前布局,如果经济形势好转,下游需求有提振的话,跟随煤炭行业好转迅速崛起。但由于前几年是不正常的价格飞涨,再加上国家能源消费结构的调整,煤炭价格恐怕再也无法达到10年前的疯狂了。




多工位回转炉价格
2400℃超高温真空炉厂家
1700℃精密真空气氛管式炉厂家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