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解放军特种兵比武完全仿照委内瑞拉猎人学校

2019-05-14 22:43:11 | 来源: 游戏

解放军特种兵比武完全仿照委内瑞拉猎人学校模式

鲁中某山地,一场侦察兵特种侦察作战比武考核正在进行。只见,一名身高1米65左右、体型精干、戴着“铁军”臂章的捕俘手,一跃而起,犹如猛虎扑食,一招“抱膝锁喉”,闪电般地制服了“敌哨兵”。干净利索的动作赢得现场观众的一阵叫好声。

这位捕俘高手就是济南军区某装甲师侦察营中士吴学军。入伍6年来,他4次被师评为“全能训练尖子”,2009年被军区评为“十大特等捕俘手”,今年6月,他又被四总部表彰为“全军士官人才一等奖”。

一名的“捕俘手”不好当。从当上侦察兵开始,吴学军的训练量就比别人大——别人投弹把40米当,他则把标准定到50米,400米障碍1分50秒,他认为侦察兵要在1分40秒以内才算合格。5公里越野,别人不带装具空跑,他却腿上绑着沙袋、身上穿着沙背心跑。攀登训练要爬10米高的吊绳,如果没有很好的臂力,很难爬到顶端,还容易摔下来,吴学军就坚持每天做100个俯卧撑、100个仰卧起坐,100个双腿深蹲起立,以增强胳膊、腿和腹部肌肉力量。

侦察兵捕俘技术训练中,“摔打捕俘”是常见的课目。一组训练要摔三次,吴学军总要摔上五到十次。一天的捕俘技术训练下来,他的身上总是摔得青一块紫一块,手臂常常肿得吃饭连筷子都拿不起来。就是凭着这种“拼命三郎”精神,不到两年时间,吴学军就成了全师军事训练的“高手”。

身为班长的他,有时还要充当战士们的“假想敌”,让战士们一遍又一遍拿自己当“靶子”练习。去年5月,刚从外单位调过来的上等兵小田捕俘训练成绩不理想,吴学军就当他的陪练。没想到训练刚开始,小田失手一拳就直接打在吴学军的下巴上,打得他顺嘴流血。小田再也不敢出第二拳。吴学军却鼓励并命令小田说:“别害怕,这点伤算什么,继续训练!”小田的训练完成了,吴学军的下巴肿得像个面包一样。

2007年6月,师里组建维和部队赴苏丹执行维和任务,吴学军个递交了请战书。他说:“我虽然参加过很多次比武考核,但还没经历过战火考验,总感觉这个兵没当出味道来,执行维和任务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我决不能错过!”

在苏丹维和期间,吴学军白天挂着沉甸甸的战斗装具,顶着50多摄氏度的高温沿营区的周围不断进行巡查。夜间,有时还要担负站岗执勤任务。出色完成这些任务的同时,吴学军还两次为来访的外国代表团表演侦察兵捕俘拳术、棍术和硬气功,引得外军维和官兵不停地伸大拇指。维和结束后,吴学军被授予“和平荣誉勋章”。

从苏丹维和回国后,2009年9月,吴学军主动请战参加军区组织的捕俘手比武考核。此次比武,参加的队员都是全区各侦察部队的骨干尖子,个个“心狠手辣”,而且比武内容完全仿照委内瑞拉猎人学校的考核模式进行。

为了在比武场上夺得名次,吴学军加紧了“临战训练”。他按照比武考核的30多个小课目,一个一个反复练习,除了吃饭睡觉,他基本上都是在训练场上度过的。几个月时间,吴学军磨破了3套迷彩服,跑坏了4双迷彩鞋。

一分汗水一分收获。比武那天,吴学军憋着一口气要在比武场上夺得名次。凭借着娴熟的军事技能,他战胜了一个又一个对手,终取得了防刀等五个捕俘项目的三项,连坐在主席台上的军区首长都称赞他说:“这个侦察兵气势不凡!”,他夺得了捕俘手名、个人总评成绩第三名的好成绩,被军区评为“十大特等捕俘手”。

虽然在比武场上不断摘金夺银,吴学军从不敢骄傲自满和松懈,按他的话说,也有“本领恐慌”。每逢节假日,战友们在休息,他就一人钻到连队的学习室埋头苦学高新技术知识,他自费购买了10多套专业理论书籍给自己“充电”。如今,吴学军不仅熟练掌握了操作数字侦察仪、传感系统等高科技武器装备,还能够灵活运用指挥自动化系统、多媒体教学和信息络技术等。

球墨管价格
东莞小产权房价格
镜子迷宫租赁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