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网络

腾讯立知的下架才会让即刻受害

2019-03-05 18:56:18

文 | 波波夫

在KOL们振振有词的指控中,在即刻CEO朋友圈看似内伤满满的吐槽中,腾讯旗下一款名为“立知”的资讯App只活了一天,就在苹果和安卓应用商店中黯然下架,而背负的罪名是“抄袭”。

在一个泛道德的舆论场里,讲起道德来实在惨不忍睹,以至于我们不得不重新去定义“抄袭”本身。

从产品定位看,“立知”确实追随了“即刻”,都属于用户更具主动权的信息流,都属于对“今日头条”类海量推荐资讯App的一次纠正,都是在试图瞄准那些受够了“个性化推荐引擎”的难民,当然也都被尝鲜的用户归为小清新风格。

从产品形态上看,立知和即刻有很大不同:

其一、从App底部的Tab栏看,立知分为四个栏目:立知、发现、我的,而即刻则分为推荐、关注、发现、我的,立知选择了比即刻更简洁的分类,减法做得更彻底些。如果对比下腾讯视频、爱奇艺、优酷高度近似的Tab栏,立知和即刻的差异还是非常明显。

其二、从用户启动后推送的默认内容看,立知的个Tab“立知”更接近传统资讯站的分类,把信息分为科技、体育、财经、娱乐等频道进行分类;而即刻的个Tab“推荐”则采取了微博式的信息流形式。

其三、不同的界面塑造了截然不同的气质,立知整体感觉更像是传统客户端的回归,但又赋予用户更高的权限,

腾讯立知的下架才会让即刻受害

而即刻更像2010年前后的那个微博,用户可以控制关注对象、可以控制时间线。

「立知」(上图)、「即刻」(下图) 完全长得不像。

综上,立知和即刻的共同点其实是,它们都勇敢地放弃了今日头条式的道路,为何四大门户竞相模仿今日头条不构成抄袭,而腾讯上线一款基于赋予用户更多主导权的即刻就构成了“抄袭”?

的定性因素无疑是即刻CEO在朋友圈中,谈及腾讯某团队与之谈入股而不得遂。

这极易给外界造成一种错觉。此外,一波KOL上纲上线地道德批判,进一步误导公众舆论走向。当然,公众天生容易站在弱者一方,一如村上春树所说,“以卵击石,在高大坚硬的墙和鸡蛋之间,我永远站在鸡蛋那方。”

一个次要的因素是,在订阅信息源上,立知和即刻有一些重叠,也放大了上述偏见。

这在资讯产品中几乎无法避免,许多自媒体都会同时在今日头条、腾讯、易中进行分发,一如可口可乐、保洁的日化品会同时进驻沃尔玛、永辉超市,而你并不能就此判定永辉超市在山寨沃尔玛。

即便后来即刻CEO承认这是一场误会,但已经于事无补,腾讯当天就对立知做了暂时下架处理。

立知下架,个受害者其实即刻,它失去了一个难得的战友。

即刻将继续孤立在今日头条、一点资讯、百家号、易号、大鱼号构成的浩瀚信息流星际之外。如果不是因为这场口水战,许多人都不知道还有即刻的存在。但广告效应很可能就止于2018年二月的个工作日,很快,即刻的回“即刻”,头条的回“头条”。

希望在不久的未来,立知再次上线,让用户多一个选择。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

本文由 波波夫 授权 虎嗅 发表,并经虎嗅。转载此文请于文首标明作者姓名,保持文章完整性(包括虎嗅注及其余作者身份信息),并请附上出处(虎嗅)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虎嗅保留追究相应的权利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